非瘟对国内生猪繁育体系的影响

来源:同花顺财经

点击:

A+A-

相关行业: 生猪

关键词:

    我要投稿

      1、非洲猪瘟使国内生猪繁育体系遭到破坏,祖代和祖代以上种猪数量大量减少。据调研了解,国内祖代种猪场因疫情导致60~70%清栏,同时2019年引种量仅1000头左右,较近10年平均引种量减少90%。

      2、2020年市场预期引种2.5万头以上,达到引种量高位。受生猪繁育周期影响,当前引种无法在短期内解决种猪供应不足的问题。据测算,当前引种原种猪需要经过36个月才能形成仔猪供应,因此未来2~3年种猪产能不足的情况将持续。


    3.png

      3、二元、三元回交是目前国内弥补种猪数量不足的主要方式。据测算,在祖代和祖代以上存栏减少65%的情况下,如果29%的二元母猪用于回交、或26%的三元生猪用于回交,理论上都可以弥补祖代存栏减少造成的供应不足。

      4、根据2020年2月农业部公布的能繁母猪存栏数据,目前能繁母猪存栏较疫情前降幅为31.6%。如果数据中完全包含二元、三元回交母猪数量,则仔猪生产能力降幅达到63%。实际情况估计介于31.6%与63%之间。

      5、2019年5月后,全国由北向南各地养殖场陆续开始留后备母猪以恢复生产,7月份后陆续达到高峰。根据后备母猪生产周期推算,2020年5-8月全国由北向南迎来仔猪供应的高峰。

      国内生猪产能在2019年受到非洲猪瘟重创后,目前正在缓慢恢复。当前有两大因素阻碍生猪产能的恢复,一是非洲猪瘟疫情反复,养殖场稍有不慎就会中招,造成生猪大量染病死亡;二是生猪繁育体系遭到破坏,外三元猪的曾祖代、祖代数量大幅下降,能繁母猪存栏下降,整体恢复需要较长时间。

      一、国内生猪繁殖体系和种猪减少情况

      (一)国内生猪繁育体系

      国内商品生猪主要品种是外三元杂交品种“杜长大”,由杜洛克、长白猪、大约克三类种猪杂交而成,是国外引进的洋品种。

      国内完整的生猪繁育体系根据先后顺序有5个代次:核心种群(NGGP)、曾祖代(GGP)、祖代(GP)、父母代(PS)和商品代(C)。

      核心种群是国内种猪进口引种的起点。引种后种群内扩繁,扩充数量。据调研了解,正常年份,全国核心种群总存栏3万头左右,每年引进1.5~2万头。核心种群生产3胎后转为普通曾祖代,生产周期2.5~3年。核心种群和曾祖代都进行种群内扩繁,不进行杂交。

      从曾祖代到商品代,每一层有一定的扩繁倍数。一般情况下,1头曾祖代母猪年产4.5~5头祖代母猪,1头祖代母猪年产7~8头父母代母猪,1头父母代母猪年产16~22头商品代仔猪。由此计算,一头曾祖代年可扩繁504~880头商品代仔猪。

      (二)非瘟疫情对国内种猪繁育体系的破坏

      一是非瘟疫情导致大批种猪死亡,存栏量大减。据调研了解,2019年猪瘟导致全国100家祖代场中的60-70%清栏。

      二是疫情导致2019年原种猪引种量大减。

      据博亚和讯跟踪数据,2019年引种量仅1000头左右,较2018年同比减少87%,较前10年平均量减少90%。

      以上两个因素导致当前国内父母代以上种猪数量缺乏。市场预计2020年能够引种2万头以上,如果能够实现,经过原种猪、曾祖带、祖代、父母代的后备、妊娠、哺乳周期,需要约36个月时间才能形成商品代仔猪供应,41个月才能形成生猪供应。因此,当前种猪的缺乏状况或将持续2~3年时间,市场普遍采取二元、三元母猪回交的方式弥补种猪产能的不足。

      二、二元、三元回交介绍和生产效率分析

      二元、三元回交是目前弥补种猪产能不足的两种方式。其本质上是增加了一层扩繁层级,将父母代扩繁或商品代母猪留为能繁母猪,从而使一定数量的祖代猪能够扩繁出更多数量的商品代猪。回交猪在生产成本、产仔效率、商品猪质量方面都不如正常的二元母猪,采取回交方法是在当前种猪缺乏情况下的折衷方式。

      (一)二元、三元回交的概念

      二元回交,使正常二元母猪(长大猪)先不用于生产三元商品猪,而是与长白公猪或大约克公猪交配,扩繁生产仔猪后选留后备母猪,再与杜洛克公猪杂交产商品代猪。

      三元回交是在商品代三元猪(杜长大)中选留后备母猪,与杜洛克公猪再次杂交生产商品代猪;

      (二)纯二元猪、二元回交猪、三元回交猪生产性能比较

      生产性能整体上看,纯二元母猪优于回交二元母猪优于回交三元母猪。性能差异主要表现在:

      1、产仔数量。PSY(年产断奶仔猪数)是衡量母猪产仔效率的指标,取决于母猪窝产数量和仔猪成活率。普通二元母猪PSY通常在16~22,当前因为种猪缺乏,为提高利用率,PSY达到20~21;二元回交母猪PSY与纯二元相似,目前也能够达到20左右;三元回交母猪PSY偏低,在14左右。

      2、胎龄。胎龄指母猪生命周期内可生产的总胎数。普通二元母猪通常生产6-7胎,目前最多产8胎。据市场调研了解到,二元回交母猪平均使用4胎,三元回交母猪一般使用3-4胎,有些1-2胎后性能不好被较早淘汰,总体平均2.5胎。

      3、仔猪性状。二元母猪产仔性状整齐,生长指标基本一致;二元、三元回交母猪产仔性状较杂,毛色、体型、料肉比、死亡率等方面的表现不如正常商品猪。

      4、配种率。三元猪配种成功率低,留种母猪从配种至成功分娩,成功率50~60%,较二元猪增加了配种成本。

      目前大型养殖企业有条件更多进行二元回交,小型养殖企业或养殖户多进行三元回交。

      (二)二元、三元回交猪的生产效率分析

      正常情况下,曾祖代平均年产仔猪18头,30%留种为祖代种猪(剔除公猪和性状不佳的母猪);祖代平均年产仔猪18头,40%留种为父母代种猪;父母代种猪年产断奶仔猪16-20头。因此,一头曾祖代母猪一年可扩繁出620~700头商品代仔猪。

      当前父母代二元母猪和商品代三元母猪被部分用于了回交,对生产效率的计算引入两个产量,一是被回交二元母猪占总二元母猪比例p,二是被回交三元母猪占三元生猪比例q。过程从1个单位的普通二元母猪开始,生产扩繁过程如下:

      依照此过程,可以比较采取二元、三元回交方式与纯二元的方式在商品代仔猪供应能力上的差异。这其中还有一个平均使用胎数的因素需要考虑,二元、三元回交平均可用胎数的减少,影响整体的繁育密度,这里将可用胎数直接乘进扩繁数量形成扩繁系数,用来做仔猪供应能力的比较。

      2019年非洲猪瘟疫情导致国内祖代种猪场60~70%的祖代种猪清栏。假设祖代和祖代以上种猪数量减少了65%,如果通过回交的方式弥补种猪的不足,考虑到基数减小了的问题,则需要产生86%的增幅。依照上面方法计算,纯粹将29%的二元母猪回交,或者纯粹将26%的三元生猪(42%的三元母猪)回交,都可完成这一增幅。因此,如果生猪市场养殖利润、防疫等其他条件满足,目前祖代及种猪的减幅导致商品代生猪供应的减少完全可以通过二元、三元回交弥补。

      (三)当前市场种猪生产能力分析

      2018年7月份之前非洲猪瘟尚未大规模传播。据农业部统计数据,截止2020年2月,较2018年7月全国能繁母猪数量减少31.6%。

      据市场调研统计显示,当前生猪养殖端不同类型能繁母猪占比平均情况是,普通二元:回交二元:回交三元=2:2:4 。如果农业部这一数据包含了全部类型能繁母猪,同时考虑对二元母猪利用率较疫情前提高10%,考虑到二元、三元回交母猪生产性能降低的各项指标,那么能繁母猪实际产能的减少应该是63%。如果农业部这项数据中,普通二元能繁母猪统计数量居多,那么种猪产能的减幅应该介于31.6%与63%之间。

      价格走势一定程度反映种猪产能的缺乏。2020年2月份以来,生猪价格出现回落,而仔猪价格仍旧上涨和坚挺。后续随着较高的卖仔猪利润刺激二三元回交增加提高仔猪供应,以及外购仔猪养殖利润减少导致仔猪需求的抑制,仔猪价格预计将开始下行。

      三、回交留种高峰与出栏时间预估

      2019年全国各省遭受非瘟疫情后,随着生猪价格的高涨,有条件的养猪场设法复产。复产时间随遭受疫情先后有所不同,各养猪场很大程度上采取了三元回交留后备。参照涌益咨询的统计,各地留种高峰和预计出栏时间如下:


    31.png

      整体上看,2019年5月份以后,由北向南各地养殖场陆续开始留后备母猪恢复生产,7月份后陆续达到高峰。根据后备母猪4个月的生长配种期和114天的妊娠期推算,2020年5-8月由北向南迎来仔猪供应的高峰。


    (审核编辑: 钱涛)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
      ariella ferrera/学长将我抱到小树林要了我/试看120分钟做受小视频/香蕉59tv视频